新万博官网 - 爱美从此开始!

美高梅提不出钱-冠军策略老虎机论坛

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 娱乐资讯 >

兰陵王妃同人番外小说txt在线看 兰陵皇妃原创同人小说百度云

时间:2016-11-08 来源:
导语:兰陵王妃同人番外小说txt在线看 兰陵皇妃原创同人小说百度云 本文摘自百度贴吧 作者:朴芝凝 1. 情锁情锁 混沌的黑暗中,仿佛传来了宇文慵的声音,是那么的 急切,那么的慌乱、悲...

兰陵王妃同人番外小说txt在线看 兰陵皇妃原创同人小说百度云

本文摘自百度贴吧

作者:朴芝凝

1. “情锁……情锁……” 混沌的黑暗中,仿佛传来了宇文慵的声音,是那么的 急切,那么的慌乱、悲伤。我心中一涩,如果宇文慵 知道我死了,肯定会很伤心吧。 “清锁,你走了是吗……我说过,今生今世,我都不会 放你走……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你了……”黑暗中又传来 了宇文慵的声音,还带有一丝释然的笑。 我苦笑,我死了啊,你怎么来找我…… 难道……难道你也要……不可以! 一想到宇文慵会随我一起死去,心中就像被一只手揪 着一样痛,我猛地睁开眼睛。 入目是白色的屋顶,身上还暖暖的,耳边充斥着喧闹 声,空气中飘荡着一丝丝消毒药水的味道。 我一愣,我不是已经魂归西天了吗,怎么会在这里。 手忽然被抓住,热热的,我将头转向一边看去。 “小怜,你终于醒了!太好了!医生,医生……”坐在 床边优雅妇人流着泪,安抚地握了下我的手,便起身 快步走出去找医生了。 看着这熟悉的白色,熟悉的面容,心中好像卸下了万 担重任,只剩一抹悲凉,泪水蓄满了我的眼眶,顺着 眼角流下。 爷爷,爸爸,妈妈,我回来了。 宇文慵,我回来了,此生,你真的找不到我了。

2. 在医院里住了一个月,我便收拾东西回家了,爷爷、 爸爸、妈妈都来接我,在现代,他们只知道我是在医 院里躺了一月,又怎知我已经从北朝逛了一圈回来 呢。结识了兰陵王,和宇文慵一起对抗宇文护,甚 至,还成为了宇文慵的女人……此时再一次看到三 人,仿若隔世。 进了家门,东西还是按之前的样子摆放,阳台上有我 种着的兰花;墙上的挂钟还在滴滴答答的转着;不远 处的茶几上还放着我没有背完的诗集;一架古琴静静 地躺在书案上。 这时,爷爷从身后走上前,拉住我的手,说道:“小 怜,这里是你的家,欢迎回来!” 爷爷眼中也是泪光闪烁,自己就这么一个孙女,从小 到大都是放在身边养着,两人之间的亲情自然是十分 浓厚的,这次小怜能死里逃生,最激动的就是爷爷 了。

 

常年云游在外的父母,也因为小怜这一次的劫难赶回 来了,听爷爷说,当父母看见我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 的样子时,泪流满面,说是自己没有尽到父母的责 任,没有保护好我。 其实我并不怪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所期待的生活, 我又怎么能为了血缘亲情而限制了他们呢。 不知道宇文慵,现在过的又是什么生活呢…… 又想到了宇文慵,心中突地一痛,匆匆放下手中东 西,对爷爷他们扯出一抹笑,说道:“爷爷,爸爸妈 妈,我累了就先进去休息了。” 妈妈点头,拍拍我的手,道:“你才好,要多注意休 息,进去吧。” “嗯。”我应了声,便进了自己的房间。 和记忆中的一样,天蓝色的色调,清新的装饰。房间 里的东西并没有落上灰尘,看来爸爸妈妈每天都会过 来打扫房间。 将房门反锁,我身子一瘫,软倒在床上,这些天在爷 爷爸爸妈妈面前强装的坚强不见了,剩下的只是满心 的心痛,和挥散不掉的寂寥。

眼泪源源不断的顺着眼角流下,湿了身下的床单,怎 么也止不住,我将脸埋在枕头里,小声地哭着。 宇文慵,我好想你,好想好想……哭着哭着,我就睡着了,梦中是在司空府的莲池旁, 宇文慵揽着我,指着对面的一座楼宇对我说:“清 锁,这是我送给你的礼物,今生今世,你都不要离开 我,好不好?” 我甜蜜的一笑,正准备点头,面前却又出现了高长恭 的身影,他淡淡的笑着,对我伸出了手:“情锁,到 我这里来,此生,我定不负你。” 可是这时,高长恭身边又出现了箫洛云,她揽上高长 恭的臂膀,柔声对他说道:“长恭,你不是说了,只 娶我一人吗?只有我,才有资格站在你身边。” 我怔怔地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宇文慵不知什么时候也 不见了,箫洛云拉着高长恭渐渐远去,只剩下我一 人,周围被黑暗笼罩着,我慌乱地挥着手,喊 道:“宇文慵……宇文慵……” “啊!”我被惊醒,额上流下汗水,那是刚才做梦时 吓出来的。

 

抬手擦了擦冷汗,门外传来了爸爸关心的 声音:“小怜,你怎么了?” 生怕被爸爸看见我失魂落魄的样子,我朗声道:“没 什么,只是做了个恶梦,我想再休息一会儿。” 听着门外爸爸渐渐远去的脚步声,我支起身子斜靠在 床头上,看着窗外的落日,整理着自己的思绪。 医生说,那一枪并没有打中心脏,而是偏开了几厘 米,加上后来爷爷及时赶到把我送到了医院,我才侥 幸捡回了一条命,而那个妄图偷青鸾镜的人,却死 了。子弹没打中我的心脏,却打中了他的。 这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吧。 至于我还能再回到现代,我想应该是镇魂珠和青鸾镜 的原因。我接触过青鸾镜,镇魂珠也是佩戴在我身上 的,这两物识主,在我身上留下了一丝灵力,在我命 陨之时保住了我的魂魄,元清锁的身子已死,我不可 能再回到她的身体了,就把我送回了现代,继续履行 着守护青鸾镜的职责。 对宇文慵的感情已经深入骨髓,即使是回到了现代, 我还是不能放下他,我自私地认为,他会一直属于 我,即使是相隔着千年的时光,我也要在心中为他留 下一个位置,那是我永远的眷恋。 想到醒来之前梦到的情景,望着落下的残阳,我轻轻 的一笑,口中无声地说道——宇文邕,你要好好活下去。

 

4. 第二天,我坐在客厅里,爷爷手里拿着一个锦盒走过 来,郑重地对我说:“小怜,从这次的事情里,我看 出了你守护青鸾镜的决心。镇魂珠,是时候传给你 了。”说罢,爷爷将手中的锦盒放在了我面前的茶几 上。 我微怔,颤抖着手拿过锦盒,缓缓打开盖子,那颗紫 色的珠子,那颗伴随着我度过艰辛的镇魂珠,就这样 静静的躺在锦盒中。 泪水再一次不受控制地落下,没想到,今生居然还有 机会再将镇魂珠拿在手里,温润的触觉,将我深藏在 心底的记忆再次唤醒。 宰相府里,池水旁,我也是这样拿着镇魂珠,找到了 青鸾镜,彼时宇文慵一脸沉思地看着我。我将青鸾镜 放在他手中,靠近他,说道:“我现在就把它交给你 保管。两年之后,你再把它还给我,如何?” 宇文慵问:为什么 因为你注定是人间帝王,一代明君,将会统一北朝 啊。 …… 尘封的记忆接踵而来,是我承受不了的情谊。 心口的地方疼疼的,不知道是伤口疼,还是心在疼。 旁边的爷爷见我哭了,紧张地问道:“小怜?小 怜?” 我一怔,这才想起还有别人在呢,,连忙抹了下脸上 的泪水,随便扯了个谎:“没什么,就是看到青鸾镜 太激动。” 爷爷这才松了口气,慈爱地摸着我的头,说道:“你 这孩子,镇魂珠迟早会传到你手里,有什么好激动的 呢。” 我俏皮地一笑,朝爷爷眨了眨眼:“这可是我用生命 换来的,怎么能不激动呢。”

 

5. 一个月后的一天下午,爷爷外出了,我和爸爸妈妈说 声想出去散散心,将镇魂珠拿在手里,拿了钥匙和钱 包就出去了。 重新来到博物馆,这个让我死去,让我回到北朝,又 让我回到现代的地方,心中真是百味杂陈呢。 博物馆里,不少工作人员是认识我的,见到我重新来 到这里,眼中不免都有些惊讶。他们都知道我这次的 事情,大家都围上来对我嘘寒问暖,重新被人关注的 感觉又回到了我的身上。 一一谢过他们,我向他们询问北朝的文物放在那个地 方,他们给我指了路,我便一个人走向那里。 下午时博物馆里的游客不多,只有稀稀疏疏的十几个 人,我一个人漫步在展厅里,看着从北朝传下来的的 文物,都是我在宇文慵身边时所看到的的风格,心中 又是一阵酸涩。看着看着,一副画轴映入眼帘,画轴 上的男子一袭白衣胜雪,宽袍水袖,脸上戴着一个狰 狞的青铜面具。 不正是兰陵王吗。 “新将入阵谱弦歌, 共识兰陵贾舆多。 制得舞胡工欢酒, 当宴宛转客颜酡。” 再一次轻声念出这这首《兰陵王入阵曲》,心中不再 有第一次念出时的悸动,只是心中还余着一丝淡淡的 情绪。还记得那时爷爷还说,高氏族谱上没有记载兰 陵王母亲的身份,可是我却得以窥视了这一历史谜 题。兰陵王的母亲是月神,他,则是月神之子。 历史上的兰陵王并没有长寿,而是被北齐皇上一杯毒 酒赐死了,不知到底是不是这样呢。他身为月神之 子,深爱着他的箫洛云是花神之子,箫洛云一定会拼 死救下兰陵王吧。 时至今日,我已不愿再对他以高长恭相称,只唤他兰 陵王,冰冷的“兰陵王”三字,斩断了两人间所有的 牵绊。

 

6. 又在展厅里徘徊了一阵,眼看时间也不早了,我正准 备要回家。刚走出博物馆的大门,却见一边走过的两 个学生摸样的女生在讨论:“哎,听说那边有一个穿 着古装的人呢,好像是古装演员,长得好帅啊!好想 过去要个签名呀!” “真的吗?在哪里啊?” “就在那边啊,我们快过去看看!” 两人说着,朝着一人指着的方向快步走过去了。 听到了她们的谈话,我心里也有些好奇,一般古装演 员是不会穿着戏服出现在街上的吧。今天怎么会有个 例外,不如也过去看看吧。 心里想定了,也就跟在了那两个学生的后面,走了一 百米这样的距离,果然在一个地方看到一群挤在一起 的人,每个人手上都拿着手机,围着中间的人拍照。 只是围着的人太多了,我一时没有看到里面的到底是 什么人。 又在人群外站了一会儿,见人们还是没有散开的打 算,我也不打算大夏天的去挤,心想着看来是看不到 那位演员了,正准备转身离开。人群中央却爆出了一 声愤怒的声音——“都给我让开!” 熟悉的声音,他发怒时特有的语调,涌进了我耳中, 我正准备走的身体顿时停住。不可置信的转过身子, 定定看着人群渐渐散开。 终于,没有人再挡着我的视线了,中央的人出现了。 是我在宰相府时初见他的样子,一袭锦衣金冠,藏蓝 色的长袍,黝黑的皮肤,眉眼细长。 不知道是不是上天注定,我们一眼都望见了对方。 我清楚地看见了他眼中涌上的狂喜、激动。 一眼万年。 “清锁……”一声呢喃悠悠飘荡在耳边,我看见了人群 中的他,微笑着,坚定地朝我伸出了手。

 

7. 太阳半挂在西边的天幕上,暖暖的阳光透过落地窗射 到了屋子里,正好照到了我和宇文慵。 我和宇文慵相拥坐在床上,心中的狂喜不言而喻。我 终于能理解为何在我再次回到司空府时,宇文慵会如 此眷恋我,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比世间的一切事物 都美好。 我靠在宇文慵怀里,眼泪湿了他的衣襟,耳边是他强 健有力的心跳声,我紧紧地拥着他,仿佛这样才能证 明这是真的,我没有在做梦。 宇文慵伸手轻抚我的发顶,轻笑一声说道:“哭够 了?” 我吸吸鼻子,不满地抬起头瞪着他:“我还以为再也 见不到你了。” 面前依旧是他那俊逸帅气的脸,此时他嘴角含笑,眼 睛幽深地看着我,一言不发,我轻声问:“怎么 了?” “清锁,我终于把你找回来了,你不知道在我从香无 尘口中得知你死了后,我有多绝望,甚至想到和你一 起去了……” 我一惊,连忙问道:“那你现在?” 他一笑,接着说道:“你放心,当时香无尘阻止了 我,他说,你最大的心愿就是希望能除去宇文护,此 时宇文护还未死,我怎么能就这样丧失斗志呢。 后来,我在香无尘的帮助下诛杀了宇文护,统一了北 朝。在统一北朝的第二年,我以假死摆去了皇帝的位 置,带着青鸾镜和镇魂珠打开了黄帝留下的宝藏。” 我听得一怔一怔的,见他现在停下来了,不由得追 问:“然后呢?” 宇文慵接着道:“然后,我和香无尘达成了一笔交 易。我将宝藏赠予他,而他,则将你的身份告诉我, 并用青鸾镜的力量将我送到你身边。” 听到他心甘情愿用世人求之不得的宝藏来交换我,我 心中是既甜蜜又辛酸,一把搂住宇文慵的脖颈,忍着 泪说道:“你这个傻瓜,怎么就答应他了,如果他是 骗你的怎么办?” 宇文慵搂紧了我,将头埋在我颈间,沉声说道:“就 算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要去尝试。何况那些宝 藏于我也只是浮云,我想要的,至始至终都只有 你!” 没有华丽的词藻,却已是最动听的情话。

 

8. 爸妈不在家,家里只有我和宇文慵两人,本还想在温 情一会儿,可是这时宇文慵肚子里却传来了“咕 咕”的声音。 我抬手看向宇文慵,他尴尬地别过头,讪讪说 道:“来这里一日了,我还未吃什么东西。” 我呵呵一笑,牵过他的手,把他拉出卧室,说 道:“来,我煮东西给你吃。”把宇文慵按在沙发上 坐好,我走进厨房,下锅煮了碗面,加了不少香菇。 热腾腾的面端到宇文慵面前,他挑眉看着我:“没想 到朕的清锁还会煮面。”我俏皮一笑,在他对面坐 下,说道:“我的皇上,肚子饿了就快吃吧。” 宇文慵轻笑,用筷子夹起一块香菇,温柔地看着我, 说道:“你还记得我爱吃这个。”我回以他一笑,在 司空府里和他相处了那么久,多少还是能记下他的一 些喜好的。 宇文慵吃面的时候,我就坐在他对面静静地看着,要 是以前我一定会觉得这样很无聊,但是现在却觉得非 常甜蜜,原来爱上一个人后不论他做什么事情都会觉 得甜蜜啊。 这就叫情人眼里出西施。 就在我眼光迷乱地看着宇文慵俊美的脸庞时,眼前忽 然出现了一块香菇,定睛一看,是宇文慵夹着蘑菇送 到了我嘴边,他戏谑地说道:“一起吃吧。” “好!”我点头。 宇文慵夹起还冒着热气的面条,先是放在自己嘴边轻 轻吹了吹,等面不那么热了再送到我嘴边喂我吃下, 想他一代天子,如今的轻柔却只为我展现,眼泪又不 争气地下来了。

 

9. 见我哭了,宇文慵有些慌了,伸手来擦我的眼 泪:“清锁,怎么了?是不是烫到了?” “不是,”我抱住宇文慵,痴痴地说:“慵,留在这 里,陪着我,再也不要离开了好不好?” 回复我的是他的深吻,吻中有蚀骨的思念,至死不渝 的爱意,他抱着我,坚定地说:“清锁,我说过,如 果我再遇到你,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把你留在身边。 一生一世,你都别想再离开。” 我高兴地笑着,仿佛又看见了在司空府,在那张床 上,宇文慵魅惑地对我说出这番话——“一生一世,你都别想再离开。” …… 第二天,当我牵着宇文慵的手出现在爷爷、爸爸妈妈 面前时,他们眼中都出现了震惊的表情。我把穿越的 事情一一向他们和盘托出,并说出了宇文慵的身份。 他们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宇文慵,没想到历史上的 周武帝居然就这样活生生地出现在了自己面前。若是 一般的现代人一定不会相信,但庆幸的是我的家族世 代都承担着守护青鸾镜的责任,对于世间万物存在神 力一说也是相信的,所以很快也就接受了事实。之 后,宇文慵便在我家里住了下来。 我们日月相对,朝夕相处,感情在相处中越来越深, 爷爷他们也默认了我们的关系。甚至在两个月后,神 通广大地给宇文慵弄来了一张身份证,宇文慵也就不 再是“无户籍”人员了,我很感激爷爷,爷爷肯动用 自己的关系帮助宇文慵在现代生活下去,是出于对我 的慈爱,也是出于对宇文慵的肯定,他愿意将自己唯 一的孙女交到宇文慵手中。 毕业后,爸爸妈妈为我和宇文慵举办了一程盛大的婚 礼,彼时宇文慵已经成了唯一一个没有绯闻却名声在 外的古装男演员,我和宇文慵结婚时,无数粉丝都哭 碎了心,每当窝在宇文慵怀里时,我都会偷笑,庆幸 是自己遇到了他。 还记得婚礼上,宇文慵深情望着我,单膝跪地,将戒 指戴上我的手,真切地对我说:“今有宇文慵迎娶端 木家嫡长女端木怜,天地为证,今生来世,宇文慵定 不负端木怜。” 桃花在枝头纷飞,飘飘扬扬落在我们身上,伴着阵阵 桃花香,带着对我们的祝福。两人隔着千年的时光相 遇相爱本就不易,老天成全了我们,让我们在一起, 此时此刻,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候。 “宇文慵,今生来世,我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10. 十年后 我坐在沙发上,看着眼前不断闹腾的两个小包子,揉 揉眉心无奈地开口:“慵儿,怜儿,你们两个都安分 点,别闹了。” “娘!”两个龙凤胎的小包子围到身边来,睁着水亮 亮的大眼睛看着我。 “娘,爹什么时候回来啊?”女儿乔木怜扎着个可爱 的包子头,蹭到了我怀里。而儿子乔宇慵则爬上沙发 坐在了我身边。 没错,这就是我和宇文慵的孩子,是一对龙凤胎。今 年七岁,因为宇文慵已经易名为乔宇灵,所以孩子也 就跟着姓乔,而孩子的名则是从我们各自的名字里抽 出两个来——乔宇慵,乔木怜。 至于“爹娘”的称呼是我想的,在北朝时我就想要一 个自己与宇文慵的孩子,现在听着他们叫我娘,就仿 佛自己回到了从前。 “叮”的一声,是大门打开的声音,我们三人齐齐往 大门看去,不出所料看到了宇文慵走进来的身影。 两个小包子看到宇文慵时像是打了鸡血一般,蹭蹭蹭 的小跑到宇文慵面前求抱抱。 已到而立之年的宇文慵风华依旧不减当初,皮肤因为 保养得当变白了点,时间在他身上没留下什么痕迹, 几年过去了他在演艺圈的地位不减。现在,一手抱着 一个小包子的他让我看迷了眼。 将乔宇慵和乔木怜放下,宇文慵温柔地拍了拍我的 头。 “怎么,看傻了?” 我小声地嘀咕着:“谁让你这么帅来着……” “相公长得帅不好吗,带出去多有面子。”宇文慵有 些骄傲地说着,这是真的,宇文慵的相貌放在现代也 是一等一的出众。 我脸红了红,别过头去:“切,太帅也不好。喏,刚 才又有女粉丝给你送花来了。”我素手一扬,指着被 我丢在角落的玫瑰花束说道。

 

宇文慵一声轻笑,上前来揽住我的腰,亲亲我的额 头:“好了娘子,别生气了,我这也是为了挣钱啊, 不挣钱怎么样你和孩子。” 我窝在他怀里,小小声地抱怨了一下,没想到还是被 他听到了,抱着我的手更紧了点。 两个小包子眨着大眼睛,迷迷糊糊地看着我和宇文慵 相拥。 木怜娇嫩的声音的声音响起:“娘,你要和爹亲亲 吗?我和哥哥也要!” 听着木怜脱口而出的话,我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到。 轻咳一声推开了宇文慵,拉过木怜和宇慵说道:“没 有的事,快吃饭了,你们先过去吧。” 小包子听话地往餐厅走去,我回头娇羞地瞪了眼宇文 慵:“都是你,那么小就教坏他们了。” 宇文慵邪魅一笑,大手把我拉进怀里,头埋在我颈 间,呼出的热气喷在我脖子上,痒痒的,他咬了口我 脖子上的肌肤,说道:“为夫哪里教坏慵儿和怜儿 了,难道娘子不喜欢为夫这样对你吗?” 我被宇文慵弄得不好意思,推了推他,小声说 道:“好了……菜已经炒好了,我们去吃饭吧。” “好。”宇文慵笑着放开我,不再逗我,牵过我的手 走向餐厅。 看着我和他交握的手,心中溢满了甜蜜,十年相濡以 沫,宇文慵对我的好不容置疑,我亦全心全意待他。 如今我们也有了自己的孩子,人生已是美满。 感谢老天,让我遇见了他。他与宇文护对抗的十二年我没有参与,但他今后的岁月,我会陪他一直走下去。 我轻声问宇文慵:“慵,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宇文慵回以我深情一笑,轻柔地说:“傻瓜,我不是 说过了吗,今生来世都不会辜负你!” “慵,我真的好希望人能有下一世啊,下一世,我会 一直缠着你,你可不能嫌弃我!” “放心,我还怕你不缠着我呢。” 承诺般的语言在我听来,这就是幸福,独属于我的幸 福。

兰陵皇妃原创同人小说百度云https://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475098&uk=3943952391

免责声明:来源不是“新万博官网原创”均是使用网络公开的信息,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发EMAIL:2990982358@QQ.Com告知处理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