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万博官网 - 爱美从此开始!

bckbet如何下载-205.201.1.202足彩外围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科 > 综合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时间:2019-09-09 20:33:12 来源:
导语: 红楼中被尊为“老太君”的“贾母”,盛怒之下竟然将太医院大堂给“拆”了(王太医落得军前效力)。拥有此等权势者,想来也只能是执掌后宫的后宫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红楼中被尊为“老太君”的“贾母”,盛怒之下竟然将太医院大堂给“拆”了(王太医落得军前效力)。拥有此等权势者,想来也只能是执掌后宫的后宫之主。今解红楼真情,书中贾母主要代指康熙后期后宫之主曹氏,也就是曹寅胞妹。因曹家在二次劫难后家族谱牒不见记载,清史又将这曹氏删除于皇室档案而“家史消亡”,故著书人弘皙将这位关系曹李两家命运的曹老太太,作为“补记”家史的首要人物。所谓“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为何诺大宫殿反而住不下呢?因为有此人“住”在大清宗人府皇家档案,乾隆弑君杀父篡夺皇位的罪恶历史难于掩盖,故而将其“清出”皇宫,从而形成康熙后期一直处于后宫无主的“荒唐”记载。

下面,将书中影射史氏太君之笔串联起来,看著书人是如何补记被泯灭家史的。

第一环节:在“演说荣国府”处,著书人将宁国府批为“演”,而将荣国府批为“源”。可见这演说有虚有实。“史氏太君”书中明确说明是“金陵世勋史侯家的小姐”,又两次批注与史湘云的关系,今解得史湘云真身原型,就是江南曹寅侄孙子曹雪芹。

书中写“黛玉进府”,特写“林姑娘”所见的外祖母“史氏太君”,见到黛玉便一把搂入怀中,“心肝儿肉”叫着大哭起来。著书人又特别说明:“此即冷子兴所云之史氏太君也,贾赦、贾政之母。”同时批注:“书中人目太繁,故明注一笔,使观者省眼。”按真情讲,书中宝玉隐含真身比贾母要多,著书人为何在人物刚出场时便透出这“人目太繁”来呢?应该是在提醒读者这史太君是补记家史的关键人物。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书中明确贾赦、贾政之母。事实上,这“太夫人”史氏太君应是先帝康熙的皇妃(曹贵妃),是雍正帝的继母。随后给黛玉引见“大舅母”、“二舅母”、“先珠大哥的媳妇珠大嫂”。这“大舅母”也就是邢夫人,隐指雍正帝的皇后乌喇那拉氏;这“二舅母”也就是王夫人,隐指雍正帝的齐妃李氏;这“珠大嫂”李纨是“凤姐”原型之一,隐指弘时(宝玉原型之一)福晋李氏,苏州织造李煦孙 女。

按真情讲,黛玉进府有影射弘皙进雍亲王胤禛府之笔。而弘皙与雍正属同宗叔侄,何来外祖母和舅舅之称呢?这里还涉及弘皙生母历史被删。弘皙生母太子妃应该是江南曹寅女儿,如此弘皙应该称史太君为姑外祖母(姑姥姥),从这里论则可称雍正为舅舅。当然,这都源于“连络有亲”。过去都讲亲上加亲,清宫之中为了“拉扯”亲人就更甚了。

第二环节:在“才选凤藻宫”回中,写贾政过生辰,便见六宫都监夏守忠带许多内监来,特写“并不曾负诏捧敕”,口内说:“特旨:立刻宣贾政入朝,在临敬殿陛见。”贾母等惶惶不定,不知是喜是忧,在大堂廊下伫立。见赖大禀道:“小的们只在临敬门外伺候,里头的信息一概不能得知。后来还是夏太监出来道喜,说咱们家大小姐晋封为凤藻宫尚书,加封贤德妃。后来老爷出来,亦如此吩咐小的。如今老爷又往东宫去了,速请太太领众去谢恩。”

其中至关重要一句“老爷又往东宫去了”,便将时空指定在胤礽为太子年间。再从“贾母带领邢夫人、王夫人、尤氏一共四乘大轿入朝”来讲,这谢恩之人才是被“晋封”之人。这里属著书人用幻笔写出囫囵之语,究竟是谁家的大小姐呢?这就看把贾政理解为谁的替身了。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在“演说”处提到贾政家“第二胎生了一位小姐,生在大年初一”。俗话说:“初一的娘娘十五的官。”足可说明这位小姐后来做了娘娘。因书中人物一人多身,此处若是将贾政视为曹玺替身,此进宫谢恩的贾母,就应该是曹玺之女,也就是曹寅胞妹,此时被康熙帝晋封,册为皇贵妃。再从“凤藻宫尚书”来看,因康熙自孝懿皇后去世,二十六年未册立皇后,此晋封曹寅胞妹为贵妃,则说明成为后宫之主了。

第三环节:在“贾妃省亲”处,凤姐与赵嬷嬷对话儿隐含真情。说到建省亲别墅,凤姐笑道:“我可也见过大世面了,可恨我小几岁年纪,若早生二三十年,如今这些老人家也不薄我没见世面。说起当年太祖皇帝仿舜巡的故事,比一部书还热闹,我偏没造化赶上。”赵嬷嬷道:“那是谁不知道的?如今还有个口号儿呢,说‘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这说的就是奶奶府上了。还有如今现在江南的甄家,哎哟哟,好势派!独他家接驾四次。若不是我们亲眼看见,吿诉谁,谁也不信的。别讲银子成了土泥,凭是世上所有的,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罪过可惜四个字竟顾不得了。”凤姐道:“常见我们太爷们也这样说,岂有不信的。只纳罕他家怎么就这么富贵呢?”

话到此句,便是著书人在提醒读者,历史上只有江南曹家在康熙南巡时独接驾过四次,江南甄家就是隐指曹家。这四次接驾不仅赵嬷嬷亲眼看见,凤姐的太爷们也见过。书中这凤姐原型应是苏州织造李煦孙女,也就是弘时福晋。所谓“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这金陵王家隐指李煦家。而“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这金陵史家也就是指江南曹家。

究竟康熙帝为何对江南曹家屡施天恩呢?看这二人议论话题是由“省亲”而出,应该说,康熙帝南巡,曹家四次接驾,与“贾妃省亲”必然相关。书中亦将“省亲”说成是“历来听书看戏,古时从未有的”。说明“省亲”是开先例之举。但是,康熙曾六次下江南,有四次驻骅江南曹家,若有曹贵妃陪同康熙前往,这曹贵妃便有机会回家省视亲人。清史记有康熙称曹寅母孙氏“此吾家老人也”。探究这段清史,皆知孙氏为康熙幼时教养嬷嬷。然这“丈母娘”身份,却因历史被抹而鲜为人知。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正是:“金门玉户神仙府,桂殿兰宫妃子家。”看书中贾妃省亲时,贾政(指曹寅)接驾道:“臣草莽寒门,鸠群鸦属之中,岂意得征凤鸾之瑞![脂批:此语犹在耳。]今贵人上赐天恩,下昭祖德,此皆山川日月之精奇,祖宗之远德钟于一人,幸及政夫妇。且今上启天地生物之大德,垂古今未有之旷恩,虽肝脑涂地,臣子岂能得报于万一!惟朝乾夕惕,忠于厥职外,愿我君万寿千秋,乃天下苍生之同幸也。贵妃切勿以政夫妇残年为念,懣愤金怀,更祈自加珍爱。惟业业兢兢,勤慎恭肃以待上,庶不负上体贴眷爱如此之隆恩也。”

从脂批“借省亲写南巡”来看,贾妃省亲隐指康熙南巡曹家接驾。那么,这个“省亲”的贾妃就应该是曹家女儿,陪王伴驾随康熙南巡并借机回家“省亲”。这就难怪作者在书中借凤姐说道:“可见当今的隆恩。历来听书看戏,古时从来未有的。”

第四环节:在“制灯谜贾政悲谶语”处,写“娘娘差人送出一个灯谜儿,命你们大家去猜,猜着了,每人也作一个进去”。这所谓娘娘,实际就是指曹太妃。书中写众姊妹来贾母上房猜谜,又写“贾政朝罢,见贾母高兴,况在节间晚上,也来承欢取乐”。这个贾政原型,理应是雍正帝。文中特写贾政询问贾兰,真情是雍正关爱孙子(弘时之子)。著书人有批:“看他透出贾政极爱贾兰。”正因有雍正帝在场,往常间长谈阔论的宝玉(弘时),便“惟有唯唯而已”;湘云(曹雪芹)也钳口禁言;黛玉也不多话;只有宝钗(弘皙)坦然自若。写众人皆闭口独宝钗如常,正是因宝钗为弘皙辉煌时替身。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于是,“酒过三巡,便撵贾政去歇息”。雍正当然知道撵了自己去后,“好让他们姊妹兄弟取乐”。贾政道:“今日原听见老太太这里大设春灯雅谜,故也备了彩礼酒席,特来入会。何疼孙子孙女之心,便不略赐儿子半点?”贾母笑道:“你在这里,他们都不敢说笑,没的倒叫我闷……”这贾政原型应是雍正皇帝。所谓的“悲谶语”,正是贾政见众人灯谜后所思:“娘娘所作爆竹,此乃一响而散之物。迎春所作算盘,是打动乱如麻。探春所作风筝,乃飘飘浮荡之物。惜春所作海灯,一发清净孤独。”见宝钗所作谜底为更香,又思:“小小之人作此诗句,更觉不祥,绝非永远福寿之辈。”

书中写贾政去后,“早见宝玉跑至围屏灯前,指手画脚,满口批评,这个这一句不好,那一句破的不恰当,如同开了锁的猴子一般”。可见,这宝玉就是“混世魔王”弘时。书中提到的众姊妹兄弟一干人,姊妹们包括雍正帝收养的胤礽、胤祥、胤禄之女,加上雍正齐妃李氏所生之女合称“贾家四艳”;兄弟们包括弘皙、弘时、弘历、弘昼四人,也作“贾家四艳”。

第五环节:在“大承笞挞”处,贾政怒打宝玉应是影射雍正帝教训儿子“混世魔王”弘时。王夫人作为弘时生母(齐妃李氏)解劝不住。李宫裁作为弘时福晋不敢劝只能放声痛哭。正不可开交处“老太太来了”。颤巍巍道:“先打死我,再打死他,岂不干净了!”贾政道:“大暑热天,母亲有何生气亲自走来?有话只该叫了儿子进去吩咐。”贾母厉声说道:“你原来是和我说话,我倒有话吩咐。只是可怜我一生没养个好儿子却叫我和谁说去!”(此话中隐含真情。因真故事中曹太妃并非雍正生母)

贾政听这话不像,跪下含泪道:“为儿的教训儿子,也为的是光宗耀祖。母亲这话,我做儿的如何禁得起!”贾母道:“我说了一句话,你就禁不起,你那样下死手的板子,难道宝玉就禁得起了?你说教训儿子是光宗耀祖,当初你父亲怎么教训你来?”贾政赔笑道:“母亲也不必伤感,皆是作儿的一时性起,从此以后再不打他了。”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贾母冷笑道:“你也不必和我使性子赌气的。你的儿子,我也不该管你打不打。我猜着你也厌烦我们娘儿们,不如我们赶早离了你,大家干净!我和你太太、宝玉立刻回南京去!”此说道出贾母和王夫人娘家都在江南的真情。看这贾母又对王夫人说:“你也不必哭了。如今宝玉年纪小,你疼他,他将来长大成人,为官作宰的,也未必想着你是他母亲了。你如今倒不要疼他,只怕将来还少生一口气呢。”

此言透出这贾母曾养育过胤禛,如今虽当了皇帝,怎可忘记了收养之恩?贾政听说,忙叩头道:“母亲如此说,贾政无立足之地。”考清史记载,胤禛先在孝懿皇后处寄养。孝懿去世后,一直都在宫中视养。看此处所述的雍正,应该是在孝懿死后便由这曹贵妃收养。这就难怪书中贾母要回南京老家,吓得贾政无地自容了。

第六环节:在“偶结海棠社”后,写贾母来园中赏桂花。真情是弘皙王妃曹氏喜生龙凤双子。“赏桂花”应是看婴儿。

贾母讲:“我先小时,家里也有这么个亭子,叫作什么‘枕霞阁’。我那时也只像他们这么大年纪,同姊妹们天天顽去……”[脂批:看他忽用贾母数语,闲闲又补出此书之前,似有一部《十二钗》的一般,令人遥忆不能一见。余则将欲补出《枕霞阁十二钗》来,岂不又添一部新书?]著书人在突出“枕霞阁”。见下文诗社起雅号:史湘云道:“我们家里如今虽有几处轩馆,我又不住着,借了来也没趣。”宝钗笑道:“方才老太太说,你们家也有这个水亭,叫‘枕霞阁’,难道不是你的?如今虽没了,你到底是旧主人。”因而,史湘云雅号为“枕霞旧友”。

通过这一环节,说明史氏太君与史湘云同为曹家人。解读史湘云真身原型只有一个,就是江南曹家曹頫之子曹雪芹。史料记载曹家曾有隨园,书中将史太君与史湘云写成一家,又影射曹家隨园,应该是作者有意将史家与曹家相提并论。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第七环节:在“史太君两宴大观园”中,刘姥姥见贾母口称“老寿星”,贾母称刘姥姥则为“老亲家”。书中刘姥姥原型之一应是曹寅之妻。刘姥姥三进大观园,第一次写在第六回,背景是弘皙辞官后曹王妃被禁管于圆明园,曹寅遗孀进园探视。文中还夹写了一段曹王妃生孩子的记述。第二次是在“偶结海棠社”后,记述曹王妃生孩子后袭人打发宋妈给“小侯爷”史湘云家报喜。因而,湘云作为新生儿的舅舅,刘姥姥作为孩子太姥姥,都被请来赴喜宴。故刘姥姥与贾母互称“老亲家”。

其中刘姥姥称“今年左边的槽(曹)牙活动了”,贾母又称“我们这些老亲戚”,应该在暗透二人关系。还有刘姥姥说“正是老太太的福”,贾母反说“什么福,不过是个老废物罢了”。此言似在影射康熙御赐的“福”字之说,暗中与通灵宝玉背面“三知祸福”相呼应。因为康熙虽然秘定了要传位给弘皙,最终却没能将大位传给“朕所钟爱”的嫡孙。故而老太妃才有“老废物”一说。究竟是说康熙还是说自己呢?听说话口气,或许是两者兼顾吧。

第八环节:在“情哥哥偏寻根问底”处,刘姥姥讲:“我们村庄上种地种菜,每年每日,春夏秋冬,风里雨里,那有个坐着的空儿,天天都是在那地头子上作歇马凉亭,什么奇奇怪怪的事不见呢?就像去年冬天,接连下了几天雪,地下压了三四尺深。我那日起的早,还没出房门,只听外头柴草响。我想着必定是有人偷柴草来了。我爬着窗户眼儿一瞧,却不是我们村庄上的人。”贾母道:“必定是过路的客人们冷了,见现成的柴,抽些拷火去也是有的。”

这节对话隐含什么呢?据载,雍正年间,曹頫自江南向宫中运送“贡品”,因走水路怕潮湿而改走旱路,途中向驿站索要柴草用于防潮,却被参“骚扰驿站”。后又因“暗中转移财产”,导致江宁织造府被查抄。曹家人等回京,曹頫罪及“枷示”。再看书中讲到此“抽柴草”处,便写“南院马棚里走了水”,特写这贾母“唬得口内念佛,命人去火神跟前烧香。”可见,这是暗中写这宫中曹贵妃,自那次曹家发生变故后,时时为自家命运担心。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书中还对曹頫进京运送上用宫纱“软烟罗”进行描述:贾母道:“那个纱,比你们的年纪还大呢,怪不得他认作蝉翼纱,原也有些像,不知道的,都认作蝉翼纱。正经名字叫作‘软烟罗’。”凤姐道:“这个名儿也好听,只是我这么大了,纱罗也见过几百样,从没听过这个名色。”贾母道:“你能活了多大?见了几样没处放的东西?就说嘴来。那个软烟罗,只有四样颜色:一样雨过天晴,一样秋香色,一样松绿的,一样是银红的。若是做了帐子,糊了窗屉,远远的看着,就似烟雾一样,所以叫作‘软烟罗’。那银红的又叫作‘霞影纱’。如今上用的府纱,也没有这样软厚轻密的了。”后来此物竟是“取了一批来了”。此处写贾母对宫纱这样了解熟悉,是在隐露这贾母贵为宫中太妃,同时也说明出身于江南丝绸之乡。

第九环节:在“敏探春兴利除宿弊”回中,补述一段江南甄府来人。只见林之孝家的进来说:“江南甄府里家眷左日到京,今日进宫朝贺。此刻先遣人来送礼请安。”说着,便将礼单送上来,探春接了,看道是:“上用的妆缎蟒缎十二匹,上用杂色缎十二匹,上用各色纱十二匹,上用宫绸十二匹,官用各色缎纱绸绫二十四匹。”李纨也看过,说:“用上等封儿赏他。”

此回所谓“探春持家”,真情是在影射雍正帝继位后推行各项新政。由江南甄家礼单可见,这是隐述江南织造府曹家来京,运送宫中用物。持家的探春隐指雍正;此处李纨,应指胤祥。以上叙述,影射朝堂事。事毕,因又命人回了贾母。贾母命人叫李纨、探春、宝钗等也过来,将礼物看了。李纨收过,一边吩咐内库上人说:“等太太回来看了再收。”说明这甄家送来上用物品就是送来皇家后宫使用的。此笔对应江南织造府为皇宫内务府办差。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明确了是江南曹家来人,再看书中写这贾母,因说:“这甄家又不与别家相同,上等赏封赏男人,只怕展眼又打发女人来请安,预备下尺头。”一语未完,果然人回:“甄府四个女人来请安。”

试思,这江南曹家的女人,何故必到后宫来拜见呢?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这宫中老太妃原是曹家人,是江南织造曹寅胞妹。写贾母问道:“这些年没进京,也不想到今年来。”四人回道:“正是。今年是奉旨进京的。”贾母问:“家眷都来了?”四人回说:“老太太和哥儿、两位小姐并别位太太都没来,就只太太带了三姑娘来了。”

由此可知,此次曹家人奉旨进京,应该发生在雍正六年曹家被抄之前。那么,这奉旨进京的曹家妇人们又是奉的什么旨呢?看接下的叙述,应该可以回答这一问题。贾母问道:“有人家没有?”四人道:“尚没有。”贾母笑道:“你们大姑娘和二姑娘这两家,都和我们家甚好。”四人笑道:“正是。每年姑娘们有信回去说,全亏府上照看。”贾母笑道:“什么照看,原是世交,又是老亲,原应当的,你们二姑娘更好,更不自尊自大,所以我们才走的亲密。”四人笑道:“这是老太太过谦了。”

这些奉旨进京的江南曹家女眷到皇宫有何贵干呢?史料记载,康熙曾将曹寅女儿指婚平郡王为正室王妃。此处写曹寅嫡孙女替身宝玉十三岁,又正是古时女孩儿谈婚论嫁年龄,可见曹家女眷奉旨进京,是为这曹寅嫡孙女婚事而来。

既然是为曹寅嫡孙女婚事而来,这十三岁的“小宝玉”又是什么时间进宫养在姑祖母曹太妃处的呢?正如江南甄家的女眷说:“只是这十来年没进京来,却记不得真了”。说明曹寅孙女早就进京“宫中养育”了。曹寅嫡孙女生于康熙五十四年,在雍正五年时十三岁。若将“十来年”看成是八年,说明“小宝玉”是五岁进宫养育在姑祖母处的。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第十环节:在“冷郎君惧祸走他乡”回中,隐写弘皙等人里应外合将禁所内曹王妃生的两个孩子救走,从而引出“喜出望外平儿理妆”。看管禁所的凤姐险些被贾琏杀死。书中写贾琏来找这凤姐,贾母道:“就忙到这一时?等他家去,你问多少问不得?那一遭儿你这么小心来着,又不知是来作耳报神的,也不知是来作探子的。鬼鬼祟祟的,倒唬了我一跳。什么好下流种子!你媳妇和我玩牌呢,还有半日的空儿,你家去再和那赵二家的商量治你媳妇去罢。”鸳鸯纠正道:“鲍二家的,老祖宗又拉上赵二家的。”贾母道:“可是。我那里记得什么抱着背着的?提起这些事来,不由我不生气!我进了这门子做重孙媳妇起,到如今我也有了重孙媳妇了,连头带尾五十四年,凭着大惊大险千奇百怪的事,也经了些,从没经过这些事。还不离了我这里呢!”

前面“闲取乐偶攒金庆寿”,这贾母极力撺就给看守禁所的凤姐过生日,并张罗大家灌凤姐喝酒。这便是创造机会,让弘皙将禁所内曹王妃生的两个孩子救走。写这贾母进“门子”五十四年了,解读当时背景,可知是乾隆元年正月。按此推算,曹寅胞妹进宫应在康熙二十二年前后。

清史记载,康熙在二十八年孝懿皇后去世以后,便不再册立皇后。曹贵妃在康熙二十二年左右进宫,曾被册封过贵妃应是可以肯定的。再从书中贾母与贾政的对话可见,贾政并非贾母亲生。说明雍正帝曾经被曹贵妃抚养过。即曹贵妃接替孝懿皇后养育过雍亲王胤禛。雍正即位后,其亲生母德妃又于雍正初年去世,这位曾经为雍正帝养母的曹贵妃才能以继母身份在雍正后宫贵为老太妃。

第十一环节:在“开夜宴异兆发悲音”开头,紧接前面抄检大观园之文,写尤氏正欲往王夫人处去,从人回道:“奶奶且别往上房去。才有甄家的几个人来,还有些东西,不知是什么机密事,奶奶这一去恐不便。”尤氏听了道:“左日听见你爷说,看邸报甄家犯了罪,现今抄沒家私,调取进京治罪。”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此说对应雍正死后乾隆继位初年江南曹家便彻底败落。抄检大观园之文,记述的是宫中以追查刺杀雍正帝嫌犯为名,将自曹老太妃以下“群芳”禁管于圆明园内。包括雍正帝齐妃李氏、弘时福晋李氏,以及雍正收养胤礽、胤祥、胤禄的三个女儿,还有弘皙王妃曹氏等人。

书中写尤氏来李纨(弘时福晋)处,特表尤氏洗脸。李纨命丫鬟素云取妆奁,素云却是拿自己的胭粉来,笑道:“我们奶奶就少这个。奶奶不嫌脏,这是我的,能着用些。”李纨道:“我虽没有,你就该往姑娘们那里取去。怎么公然拿出你的来?幸而是他,若是别人,岂不恼呢?”尤氏笑道:“这又何妨。自来我凡过来,谁的没使过?今日忽然又嫌脏了?”由此可见,这李纨便是被禁管者之一。

再看写这尤氏辞了李纨,往贾母这边来。贾母歪在榻上,王夫人说甄家因何获罪,如今抄没了家产,回京治罪等语。贾母听得不自在,恰好见他姊妹来了,因问:“从那里来的?可知凤姐妯娌两个的病今日怎样?”可见,这贾母听得甄家被抄,只是不自在的份了,因为新皇乾隆登基后,这时的曹太妃已不再掌管后宫,甚至连自身都难保了。

书中写贾母道:“咱们别管人家的事,且商量咱们咱们八月十五赏月是正经。”此有脂批:“贾母已看破。狐悲兔死固不故已,聊以自遣耳。”这是著书人在点醒末日将近。王夫人道:“都已预备下了。不知老太太拣那里好?只是园里空,夜晚风冷。”贾母笑道:“多穿两件衣服何妨。那里正是赏月的地方,岂可倒不去的?”

 

贾母可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 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这话里隐含后文“品笛感凄情”便是最后归期。随后,便写这贾母用饭:贾母见自己的几色菜已摆完,另有两大捧盒内捧了几色菜来,便知是各房另外孝敬的旧规矩。贾母因问:“都是些什么,上几次我就吩咐,如今可以把这些蠲了罢,你们还不听。如今比不得先辐辏的时光了。”看来,今日膳食却是较平常额外的了。是什么呢?王夫人道:“不过都是家常东西。今日我吃斋,没有别的。那些面筋、豆腐老太太又不大甚爱吃,只拣了一样椒油莼齑酱来。”贾母笑道:“这样正好,正想吃这个。”

看这宫中老太妃生活状况已今非昔比了。书中特写一碗鸡髓笋,还是外头大老爷送进来的。宫中太妃特供的“红稻米粥”,贾母只吃了半碗,便吩咐“将这粥送给凤哥儿去吃。”“这一碗笋和这一盘风腌果子狸,给颦儿、宝玉两个吃去;那一碗肉,给小兰子吃去。”读来倒像是渡饥荒的日子,真正皇宫怎会如此?接着便是尤氏吃的是下人用的白米饭,又是“这一二年旱涸不定,田上的米都不能按数交的”,又是“如今都是可着头做帽子了,要一点儿富余也不能的”。贾母更是直言:“巧媳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所有这些,都说明就连这昔日后宫之主的曹老太妃,也同样遭到禁管限制,生活待遇简直与皇家冷宫不相上下。

第十二环节:在“杏子阴假凤泣虚凰”开头,突然写“谁知上回所表的老太妃已薨”。究竟这老太妃指谁?为何用“假凤泣虚凰”来作回目呢?这是著书人借老太妃薨逝,将内容引到皇家。书中交待烧纸的藕官,是“替林妹妹烧的写坏了字的纸”,而林妹妹又是弘皙替身,此正所谓“假凤”;“虚凰”是借助老太妃之死影射雍正入泰陵地宫。

据周汝昌先生考证,乾隆二年正月初二,恰有一位老太妃薨。先不论这个太妃是谁,著书人是借其高贵身份记述“贾母”每逢朝中大祭必得亲去。同时,用“荣府赁东院,北静王府赁西院”来说明荣府地位高于北静王府。由此可见,这个荣府的“贾母”只能是皇宫中的老太妃,并非一般贵族的老祖宗。

    免责声明:来源不是“新万博官网原创”均是使用网络公开的信息,如侵犯您的权益请发EMAIL:2990982358@QQ.Com告知处理
    ------分隔线----------------------------